首页| 读书心得| 养生资讯| 电子资讯| 范文论文| 新能源| 灯饰资讯| 求职招聘| 女性话题| 游戏资讯| 影视头条| 明星资讯| 综艺频道| 更多

多地光伏项目弃电高达七成 企业投资减缓项目审批审慎

【发表时间:2020-07-31 21:46:57 来源:骏瑞网】

  7月的甘肃河西走廊刚开始其旅游旺季,从酒泉到敦煌一路往西,戈壁滩上一排排蓝色的在满眼黄色中异常显眼,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七成的电池板都在“空晒太阳”。

  这只是多地电站限电“升级”的一个缩影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今年光伏电站“抢装潮”式增长和送出通道建设缓慢之间的矛盾加剧,再加上电网调度权下移等人为原因,今年以来甘肃等多地“弃光”、“弃风”现象进一步恶化,限电率从之前的50%上升到70%,严重时甚至达到80%。

  不容乐观的是,这些地方的新能源发展热情仍然高涨,拉闸限电情况或难缓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企业投资放缓,在光伏项目审批上开始谨慎、苛刻,部分投资转移到西藏等地。而且,“抢装潮”埋下的质量隐患开始暴露,相关部委已经会签了关于标准体系的工作计划文件,着手进行标准制定工作。

  光伏项目弃电高达七成

  7月10日,这已是瓜州的并网光伏电站大面积“被停电”的第10个月,在三峡新能源瓜州双塔光伏电站上可以看到,10个组件运行指示灯中仅有3个亮着。

  “由于限电措施,目前电站并网消纳率已从过去的60%降到了30%,这意味着70%的电量都上不了网,我们还不是限电最严重的电站,同地区其他电站的限电程度更高。”该电站的工作人员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。

  敦煌的情况如出一辙。敦煌发展改革局局长贾兆杰在近日于敦煌召开的“光伏电站质量标准与投融资风险管控研讨会”上介绍,目前当地的消纳能力仅为24%,由于限电严重,2015年甘肃500MW光伏电站指标并未分配给敦煌,而该地尚有507MW路条等待备案。

  “弃光”背后,是电站发展与电网送出通道之间的严重不匹配。据了解,甘肃具有丰富的资源,全省各地年日照时数在1700小时至3320小时之间,自西北向东南逐渐减少。其中敦煌、酒泉所在的河西地区年日照时数在3200小时以上,年太阳总辐射量为640万千焦每平方米,是甘肃发展产业的主要基地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敦煌获批光电项目1100兆瓦,其中,2009年至2015年分别是20、95、86、590、290、19、10兆瓦。敦煌目前并网光伏电站已达663MW,是6年前的33倍。但严峻的现实是,“这座只有20万人口的旅游城市无法支撑如此大规模的新能源本地消纳,而甘肃本身的电网结构和送出能力也无法支持其电力外送。”中国电科院国家能源(试验)中心主任张军军坦言。

  当然,原因并不止于此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数个电站了解到,之前由西北电网统一负责外送调度,从去年9月份开始,这一工作下放到省级电网,采用联络线考核,相当于限制了一个电源线的断面必须保持一个恒定的送电量,“不管是在没风没光还是风光资源特别好的情况下,你也只能发这么多。”有电站工作人员解释说。“西北电网的压力太大,电力接入省并不愿意外省新能源抢占自己的市场,本土火电和新能源竞争也很激烈,西北网不愿意让自己卷入这种矛盾,所以就下放到省一级电网。”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业主则表示,其实限电还是新能源与传统能源结构冲突导致的,政府不愿意牺牲传统能源的利益来满足新能源的消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甘肃限电情况加剧并不是孤例。据了解,内蒙古以政府文件规定了限电6%成为常态,新疆的一些光伏电站限电也达到40%左右。而原本发电情况很好的青海格尔木限电比例骤升,近两月以来,多数时间限电70%以上。

  新能源消纳能力不足

  “会好起来”,记者调研中,企业和地方政府最常提到这句话,几个电站负责人都在等待敦煌第二台330kV升压站的投运,“已经建好了,理论上投运后限电会缓解。”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